谷歌企业文化“面目全非” 员工与领导分歧加大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     北京时间1月2日早间消息,不久前,谷歌联合创始人退位让贤,这标志着有一个 时代的结速英文了。为哪些会原来?意味着不明。不过某些知情者认为,2019年谷歌发起一场文化变革。不论是全员会议、人力资源流程还是管理透明度,全也有了变化。

  外人也看完了变化,Andreessen Horowitz合伙人马丁·卡萨多(Martin Casado)2019年夏天曾说:“那里到底为何了?现在谷歌人才流失的传输速度真的很惊人。”

  员工们说2018年是有一个 转折点。当时谷歌设立有一个 秘密项目,全名是Project Dragonfly(蜻蜓计划),准备开发过滤搜索引擎。过后可能员工反对,谷歌退还项目。某些员工感到失望并离职。

  拉斐尔·莱维恩(Raph Levien)以前在谷歌工作11年,被抛弃时他是一名Level 6员工。莱维恩说:“装进几年以前,原来的事情是可能经常出现的,谷歌以前可能秘密设立存在伦理担忧的项目,它越过了红线,造成了误导。很明显,谷歌变了。”莱维恩并不可以参与蜻蜓项目,但他还是过后被抛弃。

  软件工程师罗伯特·罗德(Robert Lord)认为,以前谷歌文化推崇自由和开放性思维,但现在离得不可以远。罗德只在谷歌工作不可以一年就被抛弃了。

  还有一件事也让员工失望。Android联合创始人安迪·鲁宾(Andy Rubin)卷入性骚扰丑闻,被抛弃时谷歌向他支付巨额分手费。鲁宾我觉得 极力宣布,但愤怒的员工还是发起罢工运动。罗德说:“发奖金的以前,我我觉得 某些人的肚子被人狠狠揍了一拳。我的确我觉得 我是在给一家邪恶的大公司工作。”

  科林·麦克米伦(Colin McMillen)在谷歌工作9年,2019年年初时被抛弃,他我觉得 某些人不再是组织的一帕累托图,他还认为,在过去一年里谷歌经常出现各种危机,领导层处置不当。

  某些在谷歌工作多年的老员工也认为,谷歌员工总数可能超过40万 人,当中某些是承包商,企业文化的确变了。

  纽约创业公司Oso的CEO格雷砍厄姆·诺雷(Graham Neray)透露说,有某些从谷歌老员工被抛弃后曾到Oso面试,你爱不爱我谷歌太庞大太官僚,很难为员工带来改变;大伙儿还提到组织大调整和某些部门(比如谷歌云平台部门)前景不取舍。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谷歌前员工向媒体表示,说最近几年高层不可以强调员工数,公司不想要淘汰能力较弱的团队成员,结果影响了组织。

  在过去一年里,谷歌员工和领导之间的分歧不可以大,这也有谷歌创始人希望看完的。2011年佩奇成为谷歌CEO,他当时研究过有一个 疑问:为哪些企业会可能不要 太迟钝而失败?在谷歌工作12年、现在可能离职的克莱尔·斯泰普尔顿(Claire Stapleton)说:“真就不想伤心,佩奇害怕事情存在,但它们真的存在了。”

  斯泰普尔顿还说:“在人事、流程和HR方面,佩奇经常强调说谷歌要坦率,要进步。对于技术,对于谷歌有能力让用户过得更好,对于解放人类追求艺术,佩奇是很乐观的。”

  听到抱怨以前,谷歌终于行动起来。去年1月,谷歌对人力资源部门进行调整。但在老员工看来,这次大调整不可以带来本质变化,员工与权力仍然隔得很开。员工们说,当大伙儿汇报时,也有与所在组织、所在地区的人力资源负责人联系,过后须要排队等待。正因不可以,员工们认为某些人反映疑问时,听取意见的也不某些不可以专业知识、不理解现实情況的人。

  年初时,斯泰普尔顿曾联系HR部门,结果请求转移到芝加哥有一个 呼叫中心,当时与她交谈的是一名年轻男子,刚从大学毕业。斯泰普尔顿告诉这们接待者,说她与某些人的主管有点儿小摩擦,当时接待者给她提了有一个 糟糕的建议,让她带某些人的主管去喝酒。

  你爱不爱我,太过庞大的谷歌真的应该好好想想,咋样去改变。